www.ag88.com
 
当前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2018年网综新贵涌现政策趋严明年走向何方?

  2018年的文娱圈遭遇严冬大雾。综艺作为娱乐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求生欲”满满,却也还称得上如火如荼。

  年初偶像热潮席卷而来,随后冷门科技题材突围,尽管遇上了暑期档的限制令,但总体上还是看到了原创力量的回归,年底又加入了电音与国风等新鲜题材。

  数娱梦工厂注意到,截止12月5日,全年共有19部综艺播放量突破20亿,而相比2017年的10部显著增长。而超过10亿播放的网综数量达到23部。

  回顾2018年综艺市场,不难发现,“综N代”依然是卫视布局的重点,但不少节目开播后不及预期。相比之下,网综已经成为了观众新宠,呈现井喷式发展。

  偶像选秀类成流量收割机、慢综艺依然备受观众青睐、文化综艺发展势头强劲、原创模式首度实现出海…..总结今年的现象级网络综艺,这些爆款的背后都有一套相似的公式:互联网巨头+传统电视人+亚文化。

  视频平台大投入开辟新战场,电视人带来职业化的创作队伍,亚文化则成为了抓住年轻观众的秘密武器。

  来自灿星的陆伟选择了街舞(《这就是街舞》),离开灿星的车澈拥抱了说唱(《中国有嘻哈》),《快乐大本营》的元老人物易骅带来了体育综艺《这就是灌篮》,两档选秀爆款《创造101》与《偶像练习生》背后的都艳与雷瑛都来自湖南卫视。

  在2018年网综市场大繁荣的背后,这些电视人带领着他们的综艺制作公司,冲锋陷阵。有新人成功挤入市场,也有老人疲劳乏力正在掉队。

  正如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淞在11月29日的网络综艺产业峰会上所说:“网络特有的题材,过去靠尺度优势发展。”伴随着监管的进一步升级,台网监管同轨化之后,管理价值标准提高,接下来网综的超级时代之路到底该怎么走?

  “同时获得流量和口碑,就是对我们这一代仍然活跃在一线制作人的全新要求。”阿里大文娱大优酷事业群综娱中心高级总监宋秉华认为。

  无论是需要增加人气的新老艺人、需要作品证明自己的制作团队还是提升综合竞争能力的平台,网综如今已经成为获得关注度的最好选择。

  近几年来,每年都有艺人依靠着综艺的话题度更上一层楼,同时每年也都有综艺制作团队成功上位,摇身一变就成为了手握数十亿播放量节目的“综艺新贵”。

  今年也不例外。数娱梦工厂分别整理了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以及芒果tv2018年综艺的制作情况,注意到今年鱼子酱文化、七维动力、巨匠文化、日月星光传媒等团队都在网综领域崭露头角。

  事实上,这些团队其实并非综艺圈的新手。比如日月星光的创始人易骅就是从《快乐大本营》团队出来。在《这就是灌篮》之前,日月星光团队就已经参与制作了《非凡搭档》《极速前进》等卫视综艺,网综上也有《看你往哪儿跑》《男子甜品俱乐部》等节目。

  如今《这就是灌篮》更是实现了国产综艺模式首度出海。这不仅肯定了日月星光团队在模式研发上的创新能力,同时也给国内正在努力原创的综艺市场打了一针兴奋剂。

  讨论到爆款综艺,2018年的代表非偶像选秀类莫属。上半年《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牢牢占据着话题中心,因此这两档同类题材爆款背后的鱼子酱文化与七维动力也备受业界关注。

  巧合的是,这两支团队创始人雷瑛与都艳都曾是湖南卫视的一员。雷瑛、都艳都是卫视身经百战的制作人,从两人离职后的动向来看,她们与谢涤葵、张一蓓、岑俊义等“卫视离职大军”一样,也是想跳出体制“换个活法儿”。

  幸运的是,《创造101》与《偶像联系生》的红火为都艳和雷瑛打开了好局面,七维动力与鱼子酱文化一跃成了2018新晋现象级网综的制作方,918博天堂并将继续制作节目的第二季。

  这两档节目近期都已经进入筹备阶段。《创造101》第二季将改为男团对决,而《偶像练习生》第二季改名为《青春有你》,目前已经开始前期的宣传。

  此外,由羽泉组合出资设立的巨匠文化也是今年网综届的新苗子。根据今年4月27日巨匠文化挂牌新三板时公开的转让说明书,作为出品方之一,巨匠文化投资了《这就是街舞》,金额6000万元,并且参与了节目的前期策划。

  而巨匠文化的实际控制人胡海泉,同时也是厦门普普文化的第五大股东,有意思的是,该公司被称为“嘻哈第一股”。这意味着在“街舞”试水之后,巨匠有可能会在垂直文化领域有另外的动作。

  不过,不久前羽泉组合另一位成员陈羽凡因吸毒而被捕,目前强制社区戒毒中。以近几年监管部门对涉毒艺人的管控力度,该事件或许会影响羽泉组合后续的活动。

  “新贵”们表现不俗,网综老手米未和笑果文化以及综艺“扛把子”灿星制作自然也不甘落后。

  《奇葩说》是米未的招牌,但豆瓣评分逐季下滑,今年第五季确实已经显出了疲态。目前放弃《奇葩说》当然是不可能的,但米未并没能拿出更为有竞争力的内容产品。

  明年,米未将与爱奇艺合作推出的音乐类综艺《乐队的夏天》,主要内容是推广乐队文化。这档节目据称将集结摩登天空、太合音乐集团、草合回声等国内较强的乐队资源。

  相较上述的综艺制作公司,制作过《中国好声音》《金星秀》《蒙面歌王》等二十多档知名综艺节目的灿星制作如今也深入了网综市场,称之为综艺制作届“扛把子”也不为过。

  2018年,灿星参与了《这就是街舞》以及目前在播的《即刻电音》的制作,明年灿星还将和优酷合作推出《这就是原创》以及《这就是街舞2》。

  有新团队出位,老手保持实力,但也有不少节目并没有做出水花。正如银河酷娱CEO李炜所言,“最大的感受是,活下来太难了,这个行业太难了。”

  过去一年,主管部门对文娱行业的监管力度继续加强,影响力越来越大的网综也受到了关注。

  10月31日广电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提出要以同一尺度、同一标准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的管理。网台监管同轨化也成为了未来综艺市场必须考量的一个重要关键词。

  相关数据统计,去年爱奇艺悦享会发布的自制综艺22档,实际播出12档;优酷35档,实际播出18个节目;腾讯计划上线档。也就是说筹备的节目中有一半根本没有播出。

  回顾下来可以发现,监管风险较大的主要是语言类、偶像选秀类以及明星子女类儿童节目。

  语言类面对的多是下架整改,比如《奇葩说》《吐槽大会》《火星情报局》等都曾被要求下架整改之后重新上线。

  而偶像选秀节目方面,“大规模集资”以及“粉头卷款跑路喜提海景房”等消息不仅将并不成熟的粉丝经济体系推向了风口浪尖,也加速了监管政策的出台。

  7月6日广电总局就发布《关于做好暑期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要“坚决遏止节目过度娱乐化和宣扬拜金享乐、急功近利等错误倾向”。

  大获成功的《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都在推进第二季。但很明显,节目面对的政策导向压力也在增加。

  不过,上述三类政策风险较大的节目中,形势最为严峻的是明星子女类儿童节目。

  今年8月《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对外征求意见,提出未成年人节目不得宣扬童星效应或包装、炒作明星子女,不满10岁儿童禁止代言广告,并且播出过程中至少每隔30分钟设置明显的休息提示信息。

  一个月多后,广电总局再度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提出严格控制影视明星子女参与的综艺娱乐和真人秀节目的通知》。

  这对依靠明星子女的亲子类节目无疑是当头棒喝。《爸爸去哪儿6》与《想想办法吧爸爸》就已经无期限延播。

  尽管明年各大平台的片单中依旧有此类节目的身影,如腾讯视频的《放开我北鼻》、芒果tv的《童言有计》等,但最终能否如期与观众见面,就不得而知了。

  “整个大会弥漫着一股微妙的氛围,行业同仁们觉悟很高嘛。“在11月29日成都举行的网络视听产业峰会上,有参会平台方嘉宾如此调侃道。

  如今网综的影响力不同以往,提高对政策导向的敏感度几乎是一种必然。种种现象都在表明,在政策的鞭策之下,综艺市场正在形成新的趋势——娱乐消费属性向的综艺将受到严格管控,而各平台都需要按要求强化节目呈现与政策导向一致的价值观。

  展望2019年的网络综艺,冷淞认为,垂直细分领域依然会是各家的重点,而传统文化与潮流文化的混搭和架接会成为主要趋势。上海网络工程师培训中心

联系人:www.ag88.com总经理 邮箱: 电话: 地址:环亚国际手机登录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7 www.ag88.com,环亚国际手机登录,环亚国际娱乐,环亚ag娱乐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编号: 网站地图